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能源>正文內容
  • 賬面凈資產仍有180億 鉀肥巨頭*ST鹽湖為何破產重整?
  • 2019年10月09日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總資產超過700億元,凈資產仍有180億元,還未資不抵債,鉀肥巨頭*ST鹽湖卻走向了破產重整。

總資產超過700億元,凈資產仍有180億元,還未資不抵債,鉀肥巨頭*ST鹽湖卻走向了破產重整。

國慶節前一天的9月30日,*ST鹽湖公告稱,法院已正式受理了債權人對公司重整申請。然而,重整申請人對該公司的債務卻僅有區區400余萬元。而截至2019年6月底,*ST鹽湖賬面仍有貨幣資金13億元以上, 并未資不抵債的情況下,公司卻急于破產重整,所為何來?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ST鹽湖累計虧損額超過80億元,預計2019年全年仍將虧損。如果連續三年虧損,將面臨暫停上市風險。只是問題在于,在資產仍遠遠超過負債的情況下,公司為何要急于破產重整?

賬面仍有巨額資產

*ST鹽湖9月30日宣布,收到青海西寧中院裁定書,受理格爾木泰山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泰山實業”)對公司的重整申請,并指定*ST鹽湖清算組擔任鹽湖股份管理人。 至此,公司破產重整正式拉開帷幕。

作為國內鉀肥儲量、產量最大的公司,*ST鹽湖一向有“鉀肥之王”的稱號。2018年、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178.9億元、99.3億元,同比增速仍達到52.91%、26.72%。

然而,絆倒龐然大物的,卻是區區數百萬元債務。此前的8 月 15 日,泰山實業以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法院申請對*ST鹽湖股份破產重整。截至7月9日,該公司欠付泰山實業的勞務款僅為439萬元。

從8月份開始,*ST鹽湖已經多次陷入債務糾紛,導致銀行賬戶屢被凍結。根據9月28日披露,該公司及子公司已有銀行賬戶 70 個,合計實際被凍結金額約為2億元,另有1.26億元銀行貸款逾期。

不過,這并不是*ST鹽湖的全部債務。合并財報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 *ST鹽湖的主要負債中,僅短期借款就達69.5億元,一年內到期的流動負債125.3億元,兩者合計近195億元,資金缺口高達182億元。

*ST鹽湖因小小債務失足,看起來是捉襟見肘的現金流狀況所致。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經營凈現金流為23.1億元;投資、籌資產生的現金凈流量,高達—80.7億元,凈現金流超過—57億元。

與此同時,公司融資渠道卻在收緊。2019年上半年,*ST鹽湖借款所得現金約33.8億元,同比下降超過23億元,經營現金流卻比上年同期減少約12億元。雖然目前沒有披露最新資金狀況,但隨著時間推移,該公司的資金狀況可能已經更為窘迫。

這是否說明,*ST鹽湖已經到了連數百萬元債務都無力償還的境地了?答案是否定的。合并財報顯示,截至6月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余額為13.5億元,而母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6億元。雖然合并貨幣資金中,處于受限狀態的近4.3億元,但償還上述逾期債務并不難,卻為何不還呢?

然而,相較于營業收入,*ST鹽湖的資產規模更為龐大。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該公司總資產為 692 億元,負債總額為 423.47 億元,凈資產為 268.53 億元。截至今年6月底,其凈資產仍有182.6億元。

那么,在并未資不抵債的情況下,*ST鹽湖卻急于破產重整,所為何來?

重整保殼

根據媒體此前報道,*ST鹽湖此次破產重整,背后的推動者是當地國資主管部門,目的是為了保殼,以及保住當地國資委的控股地位不受影響。

自從2017年開始,*ST鹽湖就連續虧損。年報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該公司凈利潤分別虧損41.6億元、34.5億元左右。2019年上半年,凈利潤虧損4.23億元,扣非后累計虧損金額則達到80億元以上。預計 2019 年將持續虧損,因此面臨暫停上市風險。

*ST鹽湖的虧損,主要來自子公司青海鹽湖鎂業有限公司(下稱“鹽湖鎂業”)、青海鹽湖海納化工有限公司(下稱“鹽湖海納”)。2017 年、2018 年,鹽湖鎂業累計虧損 79.18 億元,鹽湖海納合計虧損 27.81 億元。2019年上半年,兩家公司虧損持續,金額分別為17.8億元、4.27億元。

除了巨額虧損,對兩家子公司的其他巨額應收款,也嚴重拖累了*ST鹽湖。此前披露顯示,截至3月底,上市公司692億元的總資產中,其他應收款高達404.55 億元,主要是鹽湖鎂業、鹽湖海納等的應收賬款。母公司資產負債表顯示,截至6月底,*ST鹽湖的其他應收款余額為409.6億元。

實際上,鹽湖鎂業由于資不抵債,顯然已經無力賠償。根據半年報數據,2019年6月底,該公司總資產397.9億元,凈資產為—8.99億元;鹽湖海納總資產92.2億元,凈資產為—13.2億元。

根據9月10日披露,鹽湖鎂業七家小股東向法院起訴,要求賠償3.82億元投資損失。2011 年 6 月 11 日,上述股東與*ST鹽湖、鹽湖鎂業簽訂投資協議。由于鹽湖鎂業的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未達預期效果,致使小股東投資目的無法實現,因此要求賠償。

*ST鹽湖公告稱,由于無法清償到期債務,已經涉及多起訴訟及仲裁程序,并被保全了部分經營性資產。因此,對兩家子公司賬面的長期股權投資,以及應收賬款的可回收性降低。如果扣除對兩家子公司的應收債務,上市公司層面可能已經資不抵債。

*ST鹽湖還在公告中稱,如果公司實施重整,有利于優化其資產負債結構,提升持續經營及盈利能力。若重整失敗,存在破產的風險。

在母公司重整前,該公司已開始對子公司“動手術”。9月28日,鹽湖海納收到通知,債權人河南省防腐保溫有限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向法院申請對重整,目前正在等待法院受理。更早些時候的2018年9月,就以同樣的原因,*ST鹽湖間接控股子公司青海鹽湖海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鹽湖海虹”)就已進行重整。

通過重整,*ST鹽湖實現了虧損子公司出表,令母公司虧損額下降。由于實施重整,鹽湖海虹不再納入合并報表,原先被抵銷的公司及其子公司對其的往來款,后續不再抵銷,在合并報表中相當于是一項新的金融資產初始確認,最終清償率凈值為4.7億元。

過度投資釀惡果

*ST鹽湖虧損、資金緊張,皆因為最近幾年的過度擴張,投入了巨額資金,卻不能產生效益。

公開披露信息顯示,除了鉀肥之外,*ST鹽湖主要的投入,包括化工板塊、金屬鎂一體化項目等。根據披露,金屬鎂一體化項目所屬的鹽湖鎂業建設總投資 200 億元,建設期 3 年。但實際上,該項目投資額遠遠超過預算。

迄今為止,*ST鹽湖并未正式披露金屬鎂一體化項目的實際投資。但根據媒體報道,截至2017年底,累計投資高達386.45億元。在9月10日的公告中,鹽湖鎂業的七名小股東起訴,原因也是項目投資嚴重超預算。

2017年,*ST鹽湖的現金流中,經營、籌資凈現金流合計約為29億元,投資凈現金流為—23.4億元,總體現金流尚較為充裕。到了2018年,除了經營凈現金流為71.5億元外,投資、籌資凈現金流合計—101億元以上,現金流凈缺口達30億元左右。

巨額投資拖累現金流,項目卻未能達產。在2018年業績預告中,該公司稱,金屬鎂一體化項目報告期內全面試車,但裝置規模大、技術含量高等限制,全年整體負荷相對較低。包括該項目在內,2019年的主要目標是加快達產。

巨額投入沒有換來效益,卻持續帶來大額資產減值。2017年,鹽湖鎂業在建工程、固定資產、工程物資等,合計計提減值主內23.1億元以上,鹽湖海納則合計計提近5.4億元。2018年,兩家子公司計提的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合計近12.8億與巨額資產減值一同到來的,還有巨額虧損。根據披露,2017年、2018年,鹽湖海納凈利潤虧損15.5億元、12.24元,鹽湖鎂業同期虧損金額更是達到32億元、47.2 億元之巨。




責任編輯:齊蒙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012路方法 非常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