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深閱讀>正文內容
  • 千億閱文集團墜落:背靠騰訊卻兩年暴跌700億 曾涉吳秀波事件
  • 2019年08月16日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8月13日上午,中金將“網文第一股”閱文集團評級下調至與大盤持平,目標價29港元。隨即,當日港股收盤時,閱文集團股價暴跌17.81%,報24港元每股,創下一年來盤中最大跌幅。

版權收入同比增加280%。

2017年11月8日,騰訊控股有限公司(下稱“騰訊”)控股的“網文第一股”閱文集團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當時多家機構看好,甚至其市值一度沖到近千億港元。但僅僅兩年,閱文集團市值就跌去700多億港元,昔日網紅公司要“涼涼”?

8月13日上午,中金將“網文第一股”閱文集團評級下調至與大盤持平,目標價29港元。隨即,當日港股收盤時,閱文集團股價暴跌17.81%,報24港元每股,創下一年來盤中最大跌幅。

不久前,閱文集團發布了2019上半年業績財報。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閱文集團實現總收入29.7億元,同比增長30.1%;毛利為16.2億元,同比增長35.5%。而上半年凈利潤為3.9億元,同比下降22.4%;非通用會計準則本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38.9億元,同比下降19.3%。

利潤下降源于閱文集團強項業務——在線閱讀業務收入的下降。2019年上半年,閱文集團在線閱讀業務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18.5億元,下降至16.6億元,同比下降11%。與此同時,閱文版權運營收入大增,同比增長280.3%至12.2億元。

記者查閱閱文集團官網發現,其旗下囊括 QQ 閱讀、起點中文網、新麗傳媒等業界知名品牌,擁有 1170萬部作品儲備,780萬名創作者,覆蓋 200多種內容品類,觸達數億用戶,已成功輸出《鬼吹燈》《盜墓筆記》《瑯琊榜》《全職高手》《扶搖皇后》《將夜》等大量優秀網文 IP 改編為影視、動漫、游戲等多業態產品。

公開資料顯示,閱文集團由騰訊文學與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成立于2015年3月。控股股東為騰訊。

背靠騰訊這棵大樹,曾被看好的網紅公司如何跌去700億港元市值?

股價往往是公司業績和經營情況的直接反映。記者查閱閱文集團股價K線圖發現,2018年年中貌似是一個關鍵節點。從這之后,閱文集團的股價一度下探,直到跌到歷史低點。公司業務層面,主營業務也是在這之后開始經受免費閱讀的沖擊,影視行業的嚴監管政策,甚至到今年版權的糾紛,這似乎也是閱文集團“涼涼”的分界點。

記者就相關問題聯系閱文集團公關部,截至發稿,并未回復。

值得注意的是,閱文集團2018年大手筆收購了主營影視業務的新麗傳媒。一位投資影視基金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從2014年“一劇兩星”政策開始,電視劇就受到了很大影響。從投資人的角度看,投資影視賠錢的很多。投資影視的人不一定懂影視,很多是做傳統行業的。一看到影視市場這么好,投資周期一年左右,相對比投資實體經濟周期要短很多,很多做實體行業的人會轉投影視。如果碰到不是很專業的制作人、制片人,再加上電視劇銷售渠道、題材受到限制,賠錢的很多。

此外,受吳秀波事件影響,由其主演的部分影視作品受到波及。其中電影《情圣2》撤檔,電視劇《渴望生活》在2018年4月30日已經殺青,直到目前仍未播出。該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情圣2》基本是沒希望了,因為在這種嚴監管政策下,之前就有某衛視春晚把吳秀波剪輯下來,這種就涼涼了。

?

來源:2018年閱文集團財報

截至8月15日港股收盤,閱文集團收盤報價24.10元/股,上漲1.26%,總市值246.30億港幣。相對于上市首日突破的110港元/股,跌去78.09%。

免費閱讀沖擊潮

閱文集團的轉折點始于2018年下半年。當時,免費閱讀APP呈井噴式狀態涌現,不斷搶奪閱讀市場份額,對閱文集團的江湖地位構成了一定的威脅,也進一步打破了閱文集團一家獨大的局面。

免費閱讀app的興起,直接導致了閱文的付費用戶流失。財報顯示,公司2018年平均月付費用戶人數為1080萬,低于2017年的1110萬人,付費比例也從5.8%下降到5.1%。

比如2018年5月,趣頭條推出免費閱讀APP米讀小說,依靠趣頭條導流自然是不容小覷。據趣頭條2018年財報顯示,上線當年米讀小說已經積累了500萬的日活用戶。另艾瑞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米讀小說的月度獨立設備數為1180萬臺,位列在線閱讀榜單第7名。

面對這些免費閱讀APP強勢出擊,為了拓寬市場,閱文集團也只能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免費閱讀APP飛讀小說,并通過廣告實現變現。這對以付費為主的閱文集團來講也是無奈之舉。

值得注意的是,受付費用戶流失影響,閱文集團整體業績增速也出現放緩。2018年公司營收50.38億元,同比增長23%;而2017年營收約為40.95億元,同比增長60.2%,增速明顯減慢。

2019年半年報公布之后,中金公司下調閱文集團評級。中金公司研報表示,閱文集團的付費模式表現低迷,免費閱讀模式則剛剛起步。付費率下降0.5個百分點至4.5%,主要由于公司上半年加強了付費內容的審核和上架控制,造成自有平臺付費用戶數量下降。預計下半年付費閱讀業務關鍵指標將維持疲軟;免費閱讀方面,受益于積極推廣,免費模式用戶群將有所增長,但變現仍處于初期。

面對國內網文市場越來越多參賽者的涌入,公司開始發力出海探索,建立了海外門戶網站起點國際。截至目前,累積用戶訪問近4000萬,海外創作者超34000人,原創英文作品50000余部。其中《詭秘之王》不僅在讀者評分上獲得4.8的高分,還成為了當下起點國際討論量最高的一步作品。不過最終探索結果如何,還要看后續操作。

此外,今年5月20日,閱文集團旗下網站“涉黃”。上海市網信辦聯合市“掃黃打非”辦、市新聞出版局,針對閱文集團旗下起點中文網對用戶發布違法違規信息未盡到管理義務,傳播導向錯誤、低俗色情小說等問題約談運營企業負責人,責令其立即自查自糾,全面深入整改。整改期間,起點中文網問題突出的“都市”頻道“異術超能”欄目、“女生網”頻道“N次元”欄目暫停更新7天,時間從5月21日15時至5月28日15時。

閱文集團負責人表示,將深刻檢討,認真反思,根據管理部門要求,開展全面自查清理工作,加強內容審核管理,確保合法合規運營。

影視行業監管“寒冬”

除了受到免費閱讀崛起、旗下網站涉黃的影響外,2018年下半年閱文集團旗下子公司新麗傳媒在影視行業也面臨嚴監管問題。

2018年8月14日,閱文集團宣布擬以不超過155億元人民幣對新麗傳媒進行全資收購。

記者查閱公告發現,新麗傳媒主要從事電視劇、網絡劇及電影的制作和發行,已製作不少極為成功的不同類型電視劇、網絡劇及電影。公司具備制作頂級電視劇及網絡劇的卓越往績,并取得明顯成功及榮獲多項贊譽。

“收購新麗對閱文來說,是一個能將自身內容實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機會,使閱文能夠進一步深入IP價值鏈,優化為作家和用戶提供的服務。我們相信,此次聯合將為閱文股東創造重要的長期戰略價值。”閱文集團聯席CEO梁曉東稱。

但這一舉措在資本市場似乎并不被看好,從宣布日起股價也應聲大跌,短短5天市值蒸發近150億港元,接近于“跌去一個新麗傳媒”。

不過,閱文集團也留有“后手”。關于此次收購,閱文集團和新麗傳媒設置了業績對賭條款。新麗傳媒股東承諾,公司在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凈利潤將不低于5億元、7億元及9億元,共計21億元。若新麗傳媒完成業績承諾,閱文集團將以50%現金加50%新股,分期三年向新麗傳媒管理層支付對價102.1億元。

可是,新麗傳媒業績并不如預期。去年新麗傳媒凈利潤僅為3.24億元,并沒有完成第一年的業績。三年實現21億元凈利潤,對新麗傳媒來說,難度可想而知。

而值得關注的是,今年7月12日,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召開“電視劇內容管理工作專題會議”,要求重點加強對宮斗劇、抗戰劇、諜戰劇的備案公示審核和內容審查,治理“老劇翻拍”不良創作傾向。

而新麗傳媒的《慶余年》《狼殿下》《天龍八部》《鹿鼎記》分別都在宮斗劇、翻拍劇這一范圍內,管控風險非常大。值得一提的是,閱文集團的主要IP版權也都集中在古裝、玄幻等題材,這無疑給新麗傳媒和閱文集團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資深業內人士對記者解讀稱,影視項目的制作過程,風險比較多,面臨政策風險、人為風險等。電視劇的投資往往比較大,制作成本比較高。一部電視劇少則幾千萬的投入,多則幾個億。這個政策一出臺,很多正在拍的,或者剛剛拍完的以及之前拿到發行許可證的公司,可能都會面臨這個戲被賠掉的風險。網絡如果不限制的話還好一些,但是只有海外版權也賣不了多少錢。

此前受吳秀波事件影響,由其主演的部分影視作品受到波及。其中電影《情圣2》撤檔,電視劇《渴望生活》在2018年4月30日已經殺青,直到目前仍未播出,而新麗傳媒為《情圣2》《渴望生活》出品方。

該業內人士表示,這部電影基本涼涼了。并且他表示,之前有朋友做房地產開發,2014年投資了一部電視劇,因為種種原因沒有上線,過了四五年打算賣,星級衛視也沒戲了,就走的地面。但是一集不超過一萬塊收購,三十多集也就收回來三四十萬。像這種情況特別多,一抓一大堆。

涉版權糾紛

2018年9月,閱文集團出現多起法律糾紛,而如今涉法律糾紛并沒有被遏制住。

記者查閱天眼查顯示,閱文集團全稱為“上海閱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今年6月以來,閱文集團共涉及11起司法糾紛,其中有8起擔任被告或被上訴人身份,案由主要是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著作侵權、出版合同糾紛等。

從目前來看,盡管閱文集團還是在線閱讀市場上的絕對龍頭,但其資本市場的表現確實不盡人意。甚至股東開始賣出閱文集團。

據彭博消息,閱文集團今年7月24日出現一宗大手賣出交易,閱文集團前第四大股東凱雷集團以每股35.5港元至36港元的價格轉讓2800萬股,較當日37.6港元的價格,折讓4.3%至5.6%,涉及套現金額達10億港元。據凱雷集團2018年年報,集團及一致行動人持倉將減少41%。據澎湃新聞消息,這得到了閱文集團內部人士的確認。

隨后,事件發生后第二天港股收盤時,閱文集團股價跌至33.25港元,跌幅高達11.57%。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今年更早之前,6月10日,閱文集團曾宣布了5億港元股票購回計劃。公告稱,董事會批準了一項股票購回計劃,授權公司在未來6個月之內購回不超過5億港元的公司股票,該計劃有效期截至2019年12月9日。

截至2019年7月25日,閱文集團自6月10日起,目前累計回購54.56萬股,約占總股本的0.05%,涉及資金約為1795.09萬港元,約占總回購金額的3.6%。

閱文集團認為股價被低估,然而股東卻開始拋售公司股票,套現數額遠超回購數額。兩相對比,在投資者和股東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掌握更多信息套現的股東也就為回購埋下了雷。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對記者表示,碰到這種情況說明公司有事情,投資者需要謹慎。

盡管2019年上半年年報顯示閱文版權運營收入大增,同比暴增280.3%。但是如何應對付費用戶缺失,影視行業“寒冬”,閱文集團還有很長路要走。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012路方法 非常实用